国粹云

京剧艺术的虚拟性

国粹云 https://www.guocuiyun.com 2019-01-06 14:33 出处:网络 编辑:@国粹云
这里所说的虚拟性,用一句话解释,就是以虚拟实。拟,就是模拟、模仿。以虚拟实,也就是以假定的当做实有的。在京剧界常说:“以假见真”、“假中见真”这类的话,所谓的“假”并不是“伪”的意思,而是假设、假定的意思

京剧的虚拟性

这里所说的虚拟性,用一句话解释,就是以虚拟实。拟,就是模拟、模仿。以虚拟实,也就是以假定的当做实有的。在京剧界常说:“以假见真”、“假中见真”这类的话,所谓的“假”并不是“伪”的意思,而是假设、假定的意思,以假见真就是以假定的艺术形态表现实有的生活形态。京剧的虚拟性的表现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下面我们介绍几种主要的方式。

一是角色行为的虚拟。

如上山、过河、骑马、坐轿、行船、上楼、下楼、开门、关门、喂鸡、扑蝶、饮酒、吃饭、扑火、落水、摸黑……等行为动作就都是采取虚拟的方式表演出来的。在表演时,有的要借助一定的真实的道具,而整个看还是虚拟的,如表现扑蝶时多手持扇子或手帕,做出捕捉动作,但舞台上根本没有蝴蝶;饮酒时手里端着酒杯,做出饮酒姿势,而杯中却是空的;吃饭时手中拿碗筷,做进食状,而碗中却无任何饭菜,……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还有的并无任何真实的道具,完全靠演员的虚拟动作来表演,如演上楼、下楼、开门、关门、迈门坎、摸黑……等行为就并无相关的实物或实景,全靠演员以虚拟动作来表演了。像《乌龙院》这出戏中,宋江要几次地上楼、下楼就全靠演员一翻水袖模似以手扶楼梯的动作,再以细碎的台步模拟上楼下楼的步伐,于是宋江上下楼的情景便被表现出来。还有的行为动作是通过起标示作用的道具来模拟的,如京剧舞台上的马鞭即是打马的工具,而且马鞭本身又是马的标示物。如《盗御马》这出戏中为了说明那匹马是佩有黄绒丝缰的御马,就在马鞭上拴上黄彩绸来标示。骑马这个行为就是用摇动马鞭的模拟动作来表现的。行船的行为则以一支木桨作为标示物,以摇桨的动作来表现行船。

二是场面与时空的虚拟。

京剧艺术的虚拟性

在京剧界人们常说“三四人千军万马,六七步万水千山”这句话,就是指在戏台上用四个龙套演员可以虚拟地代表千军万马,通过几个扮演群众角色的演员表演就可以虚拟人如潮涌的场面,演员在舞台上跑几个“圆场”即以舞蹈动作在舞台上沿着一个圆圈形的路线周而复始地跑动,就能以之虚拟跑过了几十里或更远的路程。再如在《打渔杀家》一剧中,有一场是老英雄肖恩的女儿肖桂英在家中思念去告状的父亲,而肖恩则在县衙的公堂上受到严刑拷打,这种同时不同地的场面在京剧舞台上是怎么表现的呢?就也是用虚拟的手法来表现的。一方面是肖桂英在台上唱一段(西皮原板),表现她对父亲惦念关切的心情;而在她每唱一句以后,就加上一句从幕后依次传来“一十”“二十”“三十”“四十打完”的喊声,表现于此同时的肖恩正在做被打四十大板,实际上公堂与肖家是两个距离很远的地方,两处的声音是不可能同时听到的,但为了强调二者之间的关联,则采取了这种虚拟的演法,也就是以一种假定的方式来表现实有的情景。

三是精神气质的虚拟。

在上面所举虚拟性表演的例子中,虽然都有着明显的虚拟性,但所呈现出的生活图景却是具有一定真实感的,如上楼梯的台步就是从生活中上楼梯的动作演变而来的。而在有的京剧中更有一种对人物精神气质的虚拟,即只要有利于真实地位人物传神,那么即使是以生活中不可能有的生活图景来加以表现也是可以允许的和合理的。譬如在《长坂坡》这出戏里演到赵云在冲杀敌军的过程中遇到了糜夫人,糜夫人为了不牵累赵云而投井一死,赵云奋力相救,只扯下一件衣服,却没有抓住人。在京剧中为了表现赵云的奋力直前的神韵和从井台上滑下跌倒的情景,则采用了翻“倒扎虎”的动作,即赵云先跳上象征井台的一张桌子,然后向身后翻一个

京剧艺术的虚拟性

360度的后空翻的大筋斗。在生活中无论赵云怎么跌倒,都不可能翻这样一个大筋斗。这就是一个对人物精神气质的表现采取虚拟手法的例子。

总之,在京剧舞台上无论种种生活动作的表现、自然风光的展示,还是时空的转换、精神气质的刻画,等等,都离不开一个“虚”字,都要透过虚来表现实。这样就使在话剧舞台上的无法表现的生活现象,(如骑马等)在京剧舞台上却完全可以表现,而且能表现的十分精彩。


一举杯一次宴会

一转身行程万里

七八步走遍天下

三五人百万雄兵

桨是船鞭又是马

锣是水更鼓是夜


京剧的虚拟性在舞台上一定要把握两个原则

第一个就是模仿生活的一些动作观察生活

第二个是在模拟的基础上经过提炼夸张美化


上联:

是神是人鬼是人 人也是人 一二人千变万化

下联:

是车亦步马亦步 步形亦步 三五步四海五湖


×
给作者送戏币
¥1 ,用微信支付更换
立即支付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