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粹云

京剧音乐的组成

国粹云 https://www.guocuiyun.com 2019-01-10 07:46 出处:网络 编辑:@国粹云
京剧音乐的组成

一、内容

京剧的音乐作为京剧的精华所在,从组成的内容来讲,共包含四个部分,即打击乐,曲牌,唱腔,念白。

一.打击乐   

打击乐是通过演奏人员对特定的乐器进行敲打而发出声音,自成体系并以节奏音响带动全局,贯穿全剧。京剧武场即打击乐主要由鼓板,大锣,小锣和拨四件乐器组成,通常称为“武场四大件”。鼓和板的有机结合,形成打击乐的指挥中心。大锣的声音响亮而且余音缭绕,小锣声音清脆委婉,要拨一般不单独使用,而是要在大锣,小锣的配合下演奏,以加强演出的节奏感。而京剧乐队的另一部分,是由管弦乐队组成,又称文场,文场主要由京胡,京二胡,月琴,小三弦四种弦乐器组成,通常称为“文场四大件”。   

时下流行的中国风就是在流行乐中融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元素。歌曲在配乐上常常运用到京剧中的文武大件。如年轻一代最喜爱的周杰伦在《双截棍》中使用了二胡,《龙拳》使用了大鼓,台湾歌手吴克群在《将军令》中使用小锣,唢呐,王力宏在最新专辑《盖世英雄》中大量使用京胡,京二胡等。

二、场面

京剧的伴奏称为场面,分为文场和武场。文场以胡琴(又称京胡)为主奏乐器,伴以弹拨弦乐、吹管乐器,拉、弹、吹兼有;武场以鼓板为主,小锣、大锣次之,合文场的胡琴、月琴、三弦,向称“六场通透”。近年来各演出团体,通过不断的探索和创新,又增添了琵琶、中阮、扬琴及西方乐器中名目繁多的管弦乐器,使场面更加宏伟,对于渲染舞台气氛,加强戏剧节奏和烘托表演、美化演唱,都起到良好的作用

戏曲乐队中弦管乐部分称为文场,打击乐部分称为武场,合称为文武场,或称“场面”。

文场的作用主要是为演唱进行伴奏,并演奏为配合表演而用的场景音乐。文场所用的乐器,各剧种不尽相同,大致上弓弦乐器多为各种形制的胡琴、二胡、板胡、坠胡等;弹拨乐器多为各种不同形制的月琴、琵琶、三弦、阮、扬琴等;管乐器则为各种形制的笛、管、箫、笙、海笛、唢呐等。每个剧种都有一种主奏乐器,以用弓弦乐器主奏者居多。

武场的主要任务是配合演员的身段动作、念白、演唱、舞蹈、开打,使其起止明确,节奏鲜明。此外,举凡场次、段落的转接,唱、做、念、舞之间的相互衔接;舞台情绪气氛的渲染与转换等,也多用锣鼓来统一贯穿。

锣鼓在各剧种中,基本上是以不同类型的鼓、板、大锣、小锣、铙钹等一组乐器构成主体。鼓板是各种锣鼓点子的领奏乐器,由一人掌握,大锣、小锣、铙钹,各由专人掌握。此外临时需要的各种打击乐器(各剧种不尽相同)则由其他乐师兼管。

京剧音乐的组成

                                                               乐    器

三.唱腔   

再来谈谈中国戏曲的声腔。从结构上说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曲牌联套体;一类是板式变化体。曲牌的唱腔丰富,曲调优美,但由于宫调,句式,字数等方面的限制,给戏曲创作带来很大的限制,所以慢慢地被板式变化体的戏曲音乐所代替。因为京剧是由鼓和板的敲击来掌握快慢节奏的。击板是“强拍”,击鼓则是“弱拍”,在古代音乐和民间音乐的术语中,把强拍称为“板”,把弱拍成为“眼”,合称为“板眼”。  

京剧以“西皮”和“二黄”两大声腔组成,即所谓的“皮黄腔”。以这种主要腔调为基础,再从板式,曲调伴奏等方面进行变化以求适应剧目演唱的需要,这类唱腔从体制,结构上讲,与曲牌联套体的音乐形式有很大的不同,因为是从板式的变化派生出的新的唱腔,所以被称为板式变化体,简称“板腔体”。   

“西皮”跳进音程较多,整体音区偏高,其调式多以“宫”调式为主,因此,其旋律色调明亮、华丽、尖锐,用平缓节奏处理时,多表现明快、抒情的喜剧情节和愉悦的人物情绪。用轻快或强劲节奏处理时,多表现热烈、激烈的戏剧场面和活泼、激动的人物情绪。相比之下,“二黄”则以级进音程为主,整体音区偏低,其调式多以“商”调式为主,其旋律的色调暗淡、凝重、平静,节奏缓慢时,多用来表现压抑的悲剧情节和忧郁的人物情绪;节奏强劲时,多表现压抑、悲壮的戏剧场面和凄楚、悲愤的人物情绪。   

时下,内地流行乐坛新人辈出,制作出许多具有中国风的特色音乐专辑。歌手后弦在《古·玩》整张专辑曲风的骨子里都继承着古典宫调式音乐的脉络,从词,曲上都让大家强烈地感觉到一股青花陶瓷的味道。他首次提出“宫调式”唱法,即古代韵律中的一种音律走向。主打歌曲《西厢》引用名著《西厢记》,用自己理解的方式,描述出一段带着些诗情画意的青涩爱情,,宫调式的拉音与转音,与西方R&B中的转音技巧的咿呀吟唱,把古代小说般的叙事句式婉婉道来,从开头的黄梅调,到东西方乐器的水乳交融,歌曲中传递着后现代的浪漫感觉,把古代的意境再次提升,十二年前的书生在西厢偶遇小姐时的情窦初开,十二年后金榜题名回来的人去楼空,一段经典的古代爱情,折射出现代含义的感情线条。   

而王力宏在《盖世英雄》中的第一波主打歌曲—《花田错》,歌名取自京剧四大名旦之一荀(慧生)派的代表剧目《花田错》,(京剧词:挥毫泼墨爽精神,花田之下遇美人,一片芳魂终入梦,清香满园不知春……)字里浪漫,意蕴委婉。在这首歌中王力宏找到京剧与西洋流行乐不谋而合之处,来自西洋乐风R&B的自由转音其Free的唱法正与京剧里特别将唱词中单个字拉长转音的戏剧性相似,这也正是“花田错”的精采之处。(歌词:当时空成为拥有你,唯一条件,我…又醉… 琥珀色的月,结了霜的泪,我会记得这段岁月……)  

板式变化体是的音乐形式,虽然没有了曲牌体中的宫调所带来的各种限制,但由于京剧有四大行当之分,每个行当的演唱形式和风格都有很大的差别,这里主要谈谈真,假嗓的演唱方法。真嗓,亦名大嗓、本嗓。演唱时,气从丹田而出,通过喉腔共鸣,直接发出声来,称为真嗓。用真嗓发出的声音称真声。如丹田气经过喉腔时,演员将喉腔缩小,部位抬高,气流变细。使之发出比真嗓较高的音调,则称为假嗓。真嗓与假嗓在行腔时衔接自然,不露痕迹,就能使音域宽广,高低音运转自如。京剧的生行(老生、武生、红生)、净行、丑行、老旦等行当,在演唱时均用真嗓。旦角,小生演唱用假嗓,但念白则用真假嗓结合。

在流行音乐中,男歌手在创作上更加大胆,多反串旦角,小生唱腔,即假嗓演唱,穿插于整首音乐之中。 如90年代初一首嫁接了京剧和流行情歌的《One Night In Beijing》,演唱者刘佳慧的花旦唱腔与陈升变“声”京剧老生,堪称京剧和流行音乐完美结合的经典。此歌当年不知感动了多少浪子——戏曲的韵味,加上现代的唱腔,让我们回想到了一个老北京午夜萧瑟的街头,老北京的窑子,抹着胭脂的歌妓,坐在破旧四合院门前的老妇人……(歌词:人说百花地深处,住着老情人,缝着绣花鞋。面容安详的老人,依旧等待着,那出征的归人。)京剧的唱腔如此苍凉、凄惶、撕裂,让人感受到了国粹的魅力。这首歌的意境和词曲,却正合京剧那悲怆的唱腔。当你沉浸在歌声中,某种悲凉的气氛慢慢在你的心底酝酿开来,当乐曲的高潮到来,那种温柔的刺痛,让人回味,反复,夜不能寐,梦回北京。   

而擅长玩老歌新唱的天王陶喆将京剧“苏三起解”的流水快板改编成一曲《susan说》,并在过门伴奏中加入假嗓演唱“苏三起解”片段。(苏三离开了洪桐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口心惨淡,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周杰伦在《以父之名》中首次加入了京剧青衣的唱腔,又为《霍元甲》献出京剧花旦女声唱腔。

四、曲牌   

曲牌是传统的填词,制谱时用的曲调调名的统称,俗成“牌子”。实际上就是京剧中的配乐音乐,主要作用是配合动作,渲染剧情,制造气氛,吸引观众,是辅助京剧演唱的重要手段。京剧演出中,演唱时的音乐伴奏大部分是“板腔体”的唱腔音乐,表演时的音乐伴奏大部分是“曲牌体”的音乐。   

曲牌有各种各样的名称,其名称的来源各不相同,有的是以地名命名,如【梁州序】【福州歌】等,有的是以曲牌的节奏特点命名,如【节节高】,有的是因为字面错讹,转义为名,如【朝天子】原为著名牡丹品种“朝天紫”,讹为“朝天子”等等。京剧中的曲牌大多是从昆曲中吸收来的。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按照音乐所表现的内容和情绪来分,又可分为神乐,宴乐,舞乐,军乐,喜乐,哀乐六大类;另一种是根据主要演奏乐器(笛子,唢呐,胡琴)的不同来区分。   

现阶段曲牌的运用主要还是局限于京剧等传统戏曲的表演中。值得一提的是由胡琴为主要演奏乐器的大型曲牌【夜深沉】用在《霸王别姬》虞姬舞剑一场,曲牌的音乐风格犹如起名字,深沉,激越,耐人寻味。   

而从小在美国长大,深受西洋音乐影响的偶像歌手王力宏通过电影《霸王别姬》第一次接触到中国戏曲,美丽的身段奇特的唱腔以及中国式凄美的爱情故事深深的震憾了他,他希望改变京剧死板印象,让年轻一代的华人听见,古老的传统不一定是死板的,京剧跟现在的流行音乐一样诉说着浪漫的爱情,诉说着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它也可以很有趣、很流行。为此他亲自到北京找到《霸王别姬》中霸王的原唱者,京剧名角李岩,录了他的现场演唱加入新歌《盖世英雄》中。(京剧词:霸气傲中原,王者扬烽烟,力拔山河天,宏威征凯旋。)当流行乐与“东方歌剧”的京剧相遇,当音乐的形式随时代不断改变,穿过时间的隧道连接古老的戏曲和前卫的嘻哈,萃取东方的神韵,混合西方的节拍,将京剧优美的唱腔与西式hip-pop的唱腔巧妙地融合为一,这不仅仅是曲式、结构、吐字、发音,从头到尾的融合,更是精神的融合。王力宏独创“chinked-out” 乐风(chink是源于英文里歧视中国人的称呼。chinked-out的意义就不言而喻了。)——京剧+嘻哈+英文Rap!让华语音乐的新身分在国际流行乐坛得到共鸣,歌迷听的心中有古典,耳中却更有新意! 

【将军令】是常用于戏曲中的开场音乐和为摆阵等场面伴奏的曲牌,用两支大唢呐吹奏旋律,配以“大锣大鼓”,渲染威武雄壮的气派,并用招军长鸣以壮声势。在民间风俗生活中,民间艺人吹奏此曲以增添节日的热烈气氛。乐曲一开始,低沉浑厚的号筒、大鼓和海锣声相互交织,音乐气氛庄严隆重。继而鼓号齐鸣,雄壮的唢呐声在锣鼓的衬托下,气势宏伟,振奋人心。台湾歌手吴克群也借此曲牌名,在新歌《将军令》中也大玩传统乐器,展示现代人对戏曲的重新认识。(歌词:不同的肤色说不同的话语,相同的节奏有不同的旋律。自己的文化要自己来说明,自己的舞台有我们自己顶。)

五、京剧的版式

京剧唱腔中的西皮、二黄等凡用胡琴伴奏的唱腔,均有不同的板式结构,在传统戏中,大致由以下几类组成: 

二黄:原板、慢板、快三眼、散板、摇板、滚板、导板 反二黄:原板、慢板、快三眼、散板、导板 

西皮:原板、慢板、快三眼、二六板、流水、快板、散板、摇板、滚板、导板 反西皮:二六、散板 

四平调:原板、导板、反四平 高拨子:原板、散板、摇板、导板 


×
给作者送戏币
¥1 ,用微信支付更换
立即支付
×

微信扫码支付

赞赏金额:¥2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